☎ 158 0792 6100
热点导读:
服务承诺

严格按照合同的规定办事

保证苗木的质量,当场验苗

·提供以下售后服务:

·免费装车

·代办托运

联系人:徐先生 余先生

手机:15880214673  15807926100

邮编:332000

关于合欢树的作文
当前位置:江西九江长青苗木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关于合欢树的作文

来源: 发布时间:12/05/30 浏览量:

急 自己写

合欢花开
   这天傍晚,爸爸邀我去公园散散心。我答应了,我不想他担心。
   这时是中考考完后的第三天。那天中考考完以后,我把自己闷在家里与世隔绝。我想,这次我完了,我的未来完了!我为什么不好好学习?我为什么不听父母老师的劝告?父母担心我,他们安慰我说,成绩还未出来,你别失望得过早。我强装笑脸告诉他们,我一点也不担心。
   夏天的傍晚不似以往,还透着七分热度,汗湿的T恤使人腻烦。整片天空似乎本应该十分亮堂,却又被阴霾渗透,纯净的白与黯淡的灰一丝一缕纠结暧昧地缠绕。我厌恶混沌般的色泽,便厌恶的移开了眼。
   公园和平常一样,往来的老人青年儿童都挂着无忧无虑的笑脸。
   我坐在公园草坪旁的石凳上,观察对面一群小孩快活地在树上跳上窜下。
   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突然兴奋地对着伙伴们大叫:“看啊!看啊!好好看的花哦!”
   我顺着她的方向看去,刹那间,我惊呆了。
   那,那不是合欢花吗?绿色的花托上嵌着丝丝缕缕尖头粉尾部白的花丝,就像无意间落入粉色染缸的的絮状蒲公英,但却更胜蒲公英,合欢花更多了一份凌乱的性感,慵懒的美态。那份美无论我见过多少次,都会深深的被震撼。
   美得东西总能获得人的好感。几个小孩猴似的窜上树,想要摘下这抹摄人心魂的美。
   我突然记起小学学校旁的那棵合欢树,美得让我们这群皮猴心痒的厉害。于是我们便放学后爬上去,摘下了那粉色的花儿,正想细细观赏时,被花丝里密密麻麻的黑色蚜虫惊得连忙扔到了地上。没想到,花儿美得厉害,这虫也多。
   我连忙向他们喝道:“花有虫,快扔掉!”
   几个孩子听得呆了一阵,却又执意的摘下了花。不出意料地,他们被花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蚜虫给吓了一跳,连忙嫌恶地扔掉。
   “花里有虫干吗不洒药水呀?”
    是呀,花里有虫干吗不洒药水呀?
   “洒了药水,这虫是除了,但这树却依赖上了药,蚜虫成灾时,树就容易死?”
   这句被我遗忘了的话穿越时空在我脑海里响彻。
   那时,偷花的我们被看树的老人抓到了。最胆大的我被当做代表向老人求情。出乎意料,老人原谅了我们。我很疑惑虫里有这么多的虫,老人回答我说:“洒了药水,这虫是除了,但这树却依赖上了药,蚜虫成灾时,树就容易死。”
   是啊,再美的合欢花也会蚜虫成灾,再有效的药也只是暂时的。人生总是充满了许许多多的磨难,这是上帝给我们的考验。自欺欺人可以给你暂时安逸的表象,华丽的外表确实可以掩盖腐败的内心。尽管我们无法改变磨难,但却可以改变我们自己!再糟糕的成绩又如何,一昧地后悔伤心只是想磨难低头的表现,勇敢地挺起胸膛,告诉磨难,你可以折磨地我遍体鳞伤,却无法打败我的内心!
   合欢花开,给予我们坚强。
   合欢花开,给予我们勇气。
   合欢花开,我们挺起胸膛!
 这篇是我自己写的,不知道是否符合你的要求。

|||
谁都不知道那棵合欢树是谁种的,是怎么种下的…… 
  10岁那年,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。母亲那时候还年轻,急着跟我说她自己,说她小时候的作文做得还要好,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。“老师找到家来问,是不是家里的大人帮了忙。我那时可能还不到十岁呢。”我听得扫兴,故意笑:“可能?什么叫可能还不到?”她就解释。我装作根本不再注意她的话,对着墙打乒乓球,把她气得够呛。不过我承认她聪明,承认她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。她正给自己做一条蓝底白花的裙子。   
  12岁,我的两条腿残废了。我想我应该再干点别的事,先后改变了几次主意,最后想学写作。母亲那时已不年轻,为了我的腿,她头上开始有了白发。医院已经明确表示,我的病目前没办法治。母亲的全副心思却还放在给我治病上,到处找大夫,打听偏方,花很多钱。她倒总能找来稀奇古怪的药,让我吃,让我喝,或者是洗、敷、熏、灸。“别浪费时间啦!根本没用!”我说。我一心只想着写小说,仿佛那东西能把残废人救出困境。“再试一回,不试你怎么知道会没用?”她说,每一回都虔诚地抱着希望。然而对我的腿,有多少回希望就有多少回失望。最后一回,我的胯上被熏成烫伤。医院的大夫说,这实在太悬了,对于瘫痪病人,这差不多是要命的事。我倒没太害怕,心想死了也好,死了倒痛快。母亲惊惶了几个月,昼夜守着我,一换药就说:“怎么会烫了呢?我还直留神呀!”幸亏伤口好起来,不然她非疯了不可。   
  后来她发现我在写小说。她跟我说:“那就好好写吧。”我听出来,她对治好我的腿也终于绝望。“我年轻的时候也最喜欢文学,”她说,“跟你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,我也想过搞写作,”她说,“你小时的作文不是得过第一?”她提醒我说。我们俩都尽力把我的腿忘掉。她到处去给我借书,顶着雨或冒了雪推我去看电影,像过去给我找大夫、打听偏方那样,抱了希望。   
  不久后,母亲病逝了,我就搬了家。我很少再到那个以前住过的那个小院儿去。小院


相关文章: